酩酊大醉

嘿嘿嘿和自家大和尚的抱抱(ˊ˘ˋ*)♡
咳咳最后一张真的是无意间ummmm【最h时装牧狼曲了解一下,一抱就走光(-ι_- )】

  我和一位加了有几天的大和尚朋友。
  一开始我想和她合影的时候,她拒绝我说这个号随便捏的,但今天中午抓到和她拍照的机会啦!!!!
  当时远远一看,唉?有什么不对???凑近一看hhhhhhhhh妈耶居然有点可爱hhhh
  【ummmm她说有点吓人唉但我觉得挺可爱的ovo希望不会吓到各位吧qwq】

谁还不是个平涂选手咋滴!
【某位太太的儿子随便给了他套土土的衣服hhhhh】 @想不出昵称
混更

情感升华贺文!

和好友吵架之后的情感升华!!!特此写文纪念!(顺便混更qwq)纪徊 @厕所灯亮好啊√ 薛齐我自己!
  【兄弟情兄弟情兄弟情ovo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
  “就这样吧,再见。”
  薛齐看着他发小嘴里淡淡吐出几个字,然后缓缓垂下眼睛。
  他也没想挽留什么,十几年的交情与其说是牢靠还不如说是令他厌烦。纪徊什么都要管着他,走路睡觉谈恋爱,学习身体吃外卖,又不是什么三岁小孩,他早就长大了。
  “哼,再见就再见!”
  薛齐噘着嘴走在广场的石子路上,街对面是繁华的酒吧街。红绿交织的霓虹灯令薛齐有些着迷,他今年已经22了,托纪徊保姆的福这种地方他从来没进去过,18岁的时候偶尔去了一次网吧,没一小时就被门口咆哮着的纪徊给揪住了。
  “别给我来这种地方,回去!”
  “干什么啊我已经成年了!放开!”
  “…………”
  纪徊狠狠地拽着薛齐的手腕,不给他任何反抗的余地,强硬地拖回了家。餐桌上做的都是薛齐爱吃的菜,但他一直红着眼睛和纪徊赌气。
“阿齐你…………”
纪徊刚开口就被薛齐打断,那晚也是他第一次对纪徊破口大骂:“纪徊你他妈算老子什么东西!”摔了碗筷就冲出了门。
  等他跑到大街上,冬日的寒风吹得他脸生疼,出门的时候也没有穿外套,薛齐打着哆嗦坐在街边的长椅上,心里有些不难地念着:纪徊怎么还没来啊好冷哦。。。。就这样薛齐在冰冷椅子上坐了很久,直到他睡着。
  薛齐甩了甩头,努力忘掉那个令他感到羞耻的夜晚。看着对面漂亮姐姐艳丽的笑容,决定让今晚成为历史性,他成长的一晚上。
  纪徊,你看好了,没了你我贼鸡儿酷。
  薛齐大步流星地走进酒吧的大门,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他有些不太习惯,但为了证明自己,他深吸一口气,挂上痞笑往里面走。
  舞池里人潮拥挤,彩灯变换着色彩映在玻璃地上,晃得薛齐头晕。男人女人们都互相挤着,手时不时在对方身上略过,脸上满是暧昧的笑意。
  薛齐有些难受地皱了皱眉,他突然有那么一点点后悔,一只手摸了把他的屁股。
  “操??!!”
  他几乎是要跳起来了,瞪大了眼睛环顾四周,对上了一张漂亮的狐狸眼。
  “唉呀小哥哥别那么凶呀,第一次来?跳舞太勉强的话就去那里喝点东西吧。”
  女孩摆出的笑容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有些撩人,薛齐不知道怎么地就跟着她走到了酒吧的另一边。
  跳动的电子音变成了舒缓的轻音乐,空气中还有淡淡香薰的味道,让薛齐显着被震碎了的脑袋有了好转。他被塞在一群衣着暴露的女人中间,个个都是浓妆艳抹,涂着瑰丽的暗红色指甲油。
  “小哥几岁了啊?” 
  “……22”
  薛齐被女人们白花花的胸脯挤得燥热不堪,他长那么大都没怎么碰过女人,现在一下子就受这样的刺激,他哪里经受得住。
  “哟,那挺大了。来,喝酒。”
  有人把酒递到他手边,不好拒绝,只能悻悻接过,一饮而尽。
  他怎么知道怎么喝酒,他看纪徊是这么喝的。
  女人们似乎是对薛齐的豪爽微微有些错愕,但很快就更加愉悦了起来。
  酒一杯杯地送到他面前,桌上的空瓶越来越多,薛齐的脑袋已经混混沉沉,完全分不清眼前谁是谁,但他还是继续喝着,甚至已经开始说起了胡话:
  “纪徊……嗝……你看我……很厉害吧……嗝”
  女人们看他已经喝得完全像个傻子了,连忙制止,并互相打了个眼色。
  “薛哥你喝多了,我们带你去休息吧。”
  “没有!我没有喝多!我要把这些瓶子……带回去给纪徊看!嗝……我可厉害了……”
  女人哪管纪徊是谁,一边一个地架着薛齐往里间里走。
  “老子问你他人呢!”
  一整吼声穿过舞池,让在吧里喝酒的人们停下了酒杯。拉薛齐的几个女人也是吓了一跳,忙套头往外看发生了什么。
  “大……大哥……别……啊……他他他往里面走了……啊!!”
  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,纪徊气势汹汹地闯入吧厅,眼神像搜寻猎物似的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。女人们隐隐感到不安,更快地带着薛齐往里走,但还是被纪徊抓到了。
  纪徊快步走到她们面前,女人们已经吓得抓不住薛齐,连声说着对不起就匆匆往里面跑了。纪徊接住摇摇欲坠的的薛齐,闻到他身上劣质的香水味和酒气,暗自压下怒火。
  薛齐感觉自己身体一空,鼻尖充斥着熟悉的味道。
  “纪徊你来啦,我可厉害了!…………那些都是我喝的……嘻嘻……”薛齐胡乱地用手指着,突然发现那些漂亮的女人不见了。
  “咦…………小姐姐呢…………”
  纪徊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,咬牙切齿地回道:“你他妈还想着那群狐狸精啊,啊?被人卖了还他妈不知道。”
  “什么嘛…………她们还请我喝酒…………”
  纪徊放弃和现在智商三岁的薛齐交流,不管旁人异样的目光抱着薛齐走出了酒吧。
  “小兔崽子果然是让人不省心。”
  纪徊叹了口气,拦车带着薛齐回家。
  要说纪徊怎么知道薛齐在哪儿,他当然知道,也知道薛齐脑子里的幼稚想法,不过是个小小的测试,结果真是不出他意料。
  只不过没想到会去那样的地方。
  纪徊侧头看了看留着口水睡着的薛齐,头疼地闭了闭眼睛。真是被他宠坏了。
  “我还是当你一辈子保姆算了。”
  自己宠出来的呆子,得自己带啊。
  他突然听到薛齐在梦里喃喃什么,侧耳去听:“纪徊你是我狗子……嘿嘿……”
  嚯,还真是太给薛齐这小子面子了。
  纪徊坏笑着靠近薛齐,在他耳边低语:
  “放屁,老子是你老子。”

 

是我今天不够努力
他还没给我打电话
😭😭😭😭
用自己的小朋友字体想他(。•́ - •̀。)

男孩儿一时爽,背景火葬场(*꒦ິ⌓꒦ີ)      2017的最后一天还是得留下什么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见2017(●'◡'●)ノ❤

只有在复习的时候才会进行的摸鱼
(●´ϖ`●)
【醒醒吧你根本没有复习】

期中考前(摸鱼)冲刺
ᕕ( ᐛ )ᕗ